当前位置:总裁小说>历史军事>猫爷驾到束手就寝> 第二百一十七: 景姒生了(10更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二百一十七: 景姒生了(10更)(1 / 2)

狮炎顿时戒备地退了一步,看着诛妖台下的楚彧:“你是白灵猫族的后裔?”血红色的瞳孔落在猫尾上,他恍然大悟,“你是当年在诛妖台设下结界的那个孩子?”

七年前,他耗了全部元气,震裂了诛妖台上的锁妖链,还没出来,便让一道封印打回了赤练银火里,他蓄势待发了两百多年,却让一个十多岁的奶娃娃一招打回了原形,这口恶气,堵了他七年。

狮炎哼笑:“原来,是只纯种白灵半妖。”

楚彧面无表情:“我是北赢的王。”

对方大笑一声:“我不过关了两百年,北赢竟不济到让一只半妖来称王,凤青与荣树呢?都死了吗?”

两百年前,凤青、荣树、狮炎,齐名于北赢,威震妖界七十二族。

楚彧抬抬眼,一双绝美的眸子睃了一眼那奇丑无比的三眼怪,漫不经意地懒懒语调:“他们没死,是你活不了了。”

狮炎闻言大怒,一爪子撕裂了诛妖台上的碎石,额头上竖着的瞳子睚眦欲裂,脸上一层层结痂蠕动,脓血顺着流下。

诛妖台再裂,无数恶妖涌出。

狮炎大笑一声,恶声吼道:“你这半人半妖乳臭未干的小子,才吃了几年米就如此大言不惭,今日——”

楚彧听都懒得听完,抬手便是一掌,将狮炎逼退数步,一声令下:“诛妖台内恶妖,一律诛灭。”

“是!”

各族妖主领命,领兵剿杀,顿时,风起云涌,三方混战。

浓郁的妖气直逼诛妖台,狮炎退至石台之下,后爪撑地,方才稳住身躯:好,好,好个妖王之王!

血瞳灼灼闪过一抹厉光,尽是跃跃欲试的兴奋,狮炎仰头狂笑一声:“老子倒要见识一下白灵猫族的后裔有多了不起,输了,大不了再被关个几百年,赢了,你这北赢万妖之王的位子,让老子来坐坐。”

楚彧抬手,掌心骤然多了一柄长剑,指腹慢条斯理地擦过剑刃,一抹血涂于刃上,顿时蓝光破开。

剑已开光,杀无赦。

楚彧道:“输了,命留下。”

“铿——”

刀枪剑戟碰撞下有横尸遍野,朔风铿锵,那是三月芳菲里烽火踏过千万骸骨的声音。

夜深,听茸境里的雪,下得也深。

梅林深处,几座竹屋坐落,屋前屋后,花飞漫天,两只灵鹰飞落在梅花盛开的枝头上,北赢灵鹰鸟,上及云霄,夜行千里,岂是听茸境外那些守军看得住的。

“咯咯。”

“咯咯,咯咯。”

灵鹰鸟轻鸣,响了几声,竹屋的窗被推开,一只素白的手伸出窗外,那鸟儿便扇动着翅膀落在皓白的手腕上。

半开的窗,露出一张侧脸,眉眼英气,是个女娇娥,她解下鸟儿腿上的信纸,摊开在掌心,指腹上有厚厚的茧子。

一行字跃然纸上,窗儿里的人也沉下了轮廓,将掌心的信纸揉作一团:“楚彧,这是你逼我的!”

一双紫眸,凝成了幽幽冷光,似听茸境雪夜里的月。

片刻,竹屋里的女子披着衣服,提着一掌灯出了屋子,绕过梅林,去了东南方的屋子,她将灯放在的屋外,掸了掸肩头的雪,对守在外头的织霞织胥点了点头,转身,忽然回头,挥一挥袖。

织霞与织胥毫无防备,倒在了雪中。

女子笑了笑,推开了门进屋。

“啪嗒。”

萧景姒还未睡下,从榻上起身:“是谁?”

来人唤了一声:“主子。”

萧景姒披衣去了外间,将遮盖住夜明珠的的布取下,屋里立马亮堂了,她问:“是紫湘吗?”

紫湘撩开里屋的帘子进来:“是我,我来给主子守夜。”

萧景姒又坐回榻上,缓缓侧躺下,问她:“你伤势如何了?”

紫湘抬起手,轻轻动了动腕,笑着回:“古昔送的药很好使,已经无碍了,手动起来都不疼了。”

萧景姒稍稍放心了,身子有些重,却是没有睡意:“我有些渴了,你给我倒杯水。”

紫湘方走到榻前,停下,又折出去,倒了杯水,突然停住了动作,背着身盯着杯中水看了许久,然后,缓缓取下了发间的簪子……

“什么时辰了?楚彧怎还不回来?”

无人应答,萧景姒喊了一声:“紫湘。”

“嗯?”她似回了神,端着杯子走过来,说,“已经亥时了,许是诛妖台的事还未平息。”

走到榻前,紫湘递出茶杯,萧景姒皱了皱眉,片刻后接过杯子,在手里捂了一会儿,才低头饮水。

紫湘盯着那杯茶,瞳孔骤亮。

茶杯凑到唇边,萧景姒动作忽然一顿,抬起头,望向紫湘:“你身上怎会有好大一股血腥气?”

她垂着眸子:“许是受伤的缘故。”

“不,是新血。”

话落,杯子砸地:“咣——”

杯子四分五裂,地上茶渍溅开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萧景姒骤然起身,掀起被子便盖住了屋中照明的夜明珠,顿时一片漆黑,身影一晃,铿的一声,剑出刀鞘的声音。

萧景姒的声音,从后面传来:“你是谁?”

女子转身,抬手,五指聚拢,她募地睁了眼,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,这间屋子竟设了结界,捻不出一分妖法……

只迟疑了片刻,女子便猛地扑向萧景姒,速度极快,手中匕首一闪,对准的是——萧景姒肚子!

却见她一步不退,丝毫不躲,徒手便接了那匕首,指尖割破,血瞬间便染红了刀刃,她却眼都不眨一下,当机立断趁势便一个巧力旋转,擒住了女子的手腕,用力一扭,匕首便落了地。

萧景姒扣住女子的手腕:“你是谁?”

女子抬头,笑了笑,突然抬起膝盖,对着萧景姒的肚子便狠狠撞去,她快,萧景姒更快,身体后倾一个空翻躲过女子的膝盖,随即一脚踢在女子小腿上。

女子被重力逼退得撞上了身后的玉榻,被踢中的腿一软,单膝便跪在了地上,小腿麻木,竟一时动不了。

好个萧景姒,纵使她妖族速度是人族的七倍,却还是落了下风,若是萧景姒没有怀孕,只怕,刚才那一腿就能废了她。

“我再问一遍,你是谁?”

萧景姒抬起手里的剑,指着地上的女子。

她躬身蹲着,抬起下巴,唇角微微一扬:“我是紫湘啊。”

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是紫湘没错,唯独这双眼,像捕捉猎物的野兽,带着兴奋与冲动,灼灼滚烫。

萧景姒目光如炬,道:“紫湘在哪?”

女子揉揉小腿,扶着玉榻站起来,暗色里,她抬了抬眼皮:“她死了。”瞳孔骤然凝成深紫色,艳红似血的唇轻启,“下一个,就轮到你了。”

萧景姒拿剑的手,握紧,青筋若隐若现。

女子目光一扫,借着窗外月光盯着萧景姒的肚子:“我倒要看看,你这个大肚子能挺多久。”

要杀她,痴人说梦。

萧景姒突然掷出手里的剑,直直钉进榻旁那颗拳头大的夜明珠。

“砰!”

珠子碎裂,五光十色顿时从缝隙里折射出来,灼灼光芒破出,将屋子里照得明亮。

突然的强光刺了女子的眼,她抬手遮挡住,便是这时,窗户骤然从外破开,不待女子睁眼,肩膀便让人重重一击,她狠狠撞向屏风,镶嵌的玉石四分五裂。

她抬眸,只见男子站在窗口,杀气腾腾。

镜湖妖尊……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