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从天降:靳少的合约新娘_第1091章 番外_免费小说阅读_总裁小说

第1091章 番外

番外。

三年后。

“你个臭小子,快把手给我撒开!听见没有,把欣欣交出来,我饶你一条小命!”

靳家别墅草坪上,蒋丁林叉着腰,直瞪着坐在地上的靳兴朗。

三年过去,当年那个屁点大的小家伙已经七岁了,这三年身高是突突地往上爬,眉宇间渐渐有了父亲的神色。

他怀中抱着一个吃着棒棒糖的小女孩,正紧紧地拽着靳兴朗的胳膊,盯着蒋丁林看。

吸溜了一口棒棒糖,奶声奶气地说:“蒋叔叔,羞羞,不能抱。”

小女孩就是蒋丁林口中的欣欣,靳乔衍和翟思思的二胎,靳欣欣,今年刚好两岁,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。

翟思思怀孕期间,靳兴朗对她隆起的肚子充满了敌意,嚷嚷着生下来就要把孩子给扔了。

却不知在把孩子抱回家之后,小家伙一瞧自己妹妹水灵灵的,又小又可爱,立刻把自己说过的“豪言壮语”忘得一干二净,小心翼翼地抱起靳欣欣,非缠着还不足一个月的婴儿叫哥哥。

自此之后,靳兴朗就成了一个十足的妹控,放学回来,连鞋都顾不上换,必须先把妹妹给找到抱一下,有好吃的第一时间问能不能给妹妹吃,五岁多就会给妹妹换纸尿裤,冲奶粉的时候明明被开水烫得手都红了,却一声不吭,把奶粉摇匀就屁颠屁颠地跑去,乐呵呵地喂妹妹。

尤其是在妹妹学会了走路,学会了叫哥哥之后,更是妹控到了极点,走哪都牵着靳欣欣,不熟的人靠近,他就会竖起浑身的警戒,直盯着对方看,分分钟用靳乔衍教的搏斗技术,将对方撂倒。

所以,蒋丁林只敢叉着腰盯他,不敢强行把靳欣欣抱过来玩一下。

靳乔衍那个混蛋,把儿子教得太好了,他一个大男人被小孩子撂倒,面子全无。

听着蒋丁林放狠话,靳兴朗抬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。

小嘴儿张开,只说了一个字:“滚。”

蒋丁林被他呛的,指着他想要骂人,却只能认怂:“我发现你这小家伙越长大越像你爸,一点儿也不可爱。”

闻言小家伙用和靳乔衍一样的丹凤眼睨他:“谢谢。”

他还真就不想要可爱,他妹妹可爱就够了。

被噎了回来,蒋丁林是又气又无奈,打不过,惹不起,靳乔衍可随时盯着。

咬了咬牙,他把目光转到坐在泳池旁逗孩子的成蹊,连忙走过去。

玩不了靳欣欣,他玩成雨晴去!

成蹊正在逗牙牙学语的成雨晴看泳池,突然一道阴影斜下。

疑惑地回头,刚看清楚身后站着的人,手中抱着的成雨晴就被蒋丁林抢了过去。

一把抱过成雨晴,蒋丁林浑身就散发着怪蜀黍的气息:“来,雨晴小可爱,叫叔叔,叔~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突然一颗橙子砸到脑勺,坐在泳池边上的成景延见状,迅速起身,接住险些掉落在成雨晴身上的橙子,随后眼神凌然瞥向肇事者。

只见泳池的对面,闵静双臂环胸:“蒋丁林,我看你还真是让陈雨霏给治好了?老实了几年,一下子又不着调了?自家儿子不玩,玩别人家女儿干什么!”

玩了靳欣欣又跑去玩成雨晴,没看人小女孩已经抿着唇,一副山雨欲来的模样么?

靳白站在闵静的身边,揽着她的腰。

成景延站起了声,一言不发把成雨晴接了回来,蒋丁林松开了手,隔着泳池和闵静对眼。

他嘀咕了句:“我那儿子老喜欢睡,跟他妈一样,吃了喝喝了睡也不见长肉,瘦的,又不是女孩子,一点儿也不好玩……”

这几年来,蒋丁林在陈雨霏的陪伴下,慢慢走出了失去殷桃的阴霾,和陈雨霏轻松的相处,也让他慢慢找回了本我,过往没心没肺的蒋丁林回来了。

成蹊闻言笑道:“你这话要是让陈雨霏听见了,非扒了你的皮不可。”

谁曾想到,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沧澜集团总裁,偏偏生了个怕老婆的命,陈雨霏眼睛一瞪,他都不敢站着,双腿一曲就给跪了。

蒋丁林嘿嘿地笑道:“没事,我儿子睡了,她那贪睡的秉性,肯定也一块儿跟着睡了,听不着!”

见他一副苟活着的模样,成蹊只是笑了笑,走到成景延的身侧,逗弄了一下成雨晴。

片刻后,她问:“对了……许博学怎么没来?”

三年没有和许博学见过面,这三年来,成蹊一直陪着成景延在国外打拼成氏,终于如他所愿,把成氏在外面扎了根,也就没回来过。

虽然平日也有和许博学丨联系,但终归只能在网上聊上几句,大家都忙,也就渐行渐远,对许博学的情况一无所知。

若不是这次安鼎和SYAN正式改名博盾,又恰逢博盾成立周年庆,在易城设立酒会庆祝,他们也不会抽空回来。

虽然安鼎的事成蹊已经放手了,但她还握有股份,仍旧是安鼎的股东之一,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,回祖国看一眼。

靳乔衍倒是细心,考虑到她和成景延的关系不便出席公众场合,以及闵静还是个流量明星不便出席,除了在沧澜设立酒会以外,还在家里设立私人聚会。

说是庆祝博盾周年庆,实际上是几个许久不见面的好朋友,找个借口聚一聚。

翟思思从屋内走了出来,看着门口石碑后走出来的人,道:“他来了。”

靳兴朗见妈妈来了,赶紧站了起来,牵着靳欣欣的小手儿,乖乖走到妈妈身边。

紧接着,靳乔衍也从屋内走了出来,牵起靳欣欣另一只手,单手揽过翟思思的肩膀。

蒋丁林闻言,小跑着走到许博学身边,粗鲁地勾肩搭背:“老许,你这可就不厚道了,这是乔衍家的庆祝宴会,你反而压轴出场?”

许博学叹了口气:“我也不想啊,刚和女朋友吵完架给送回去,女人这种生物,真难搞。”

三年来,许博学接连相处了两个女朋友,第一个交往了不到两个月就把他一脚踹了,第二个还是最近才交往上的,也不知能不能过两个月。

蒋丁林嗤笑道:“你该不是又把人带到实验室里去了吧?”

许博学扶了扶眼镜:“实验室怎么了?对于我来说,实验室是非常特别的地方,一般人我还不带她去!还有今天,明明是一场非常好的音乐会,非说我老古板跟我闹,真是……搞不懂现在的女人。”

成蹊僵了一下,开口说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还把人往实验室领……你这特殊的约会癖好,恐怕只能找个医学生才能接受。”

果然没白费注孤生的绰号。

话刚出口,她就明显感觉到一双凌厉的目光,落在自己身上。

转头看向成景延,那双慵懒的睡凤眼里,分明写满了“你只能和我约会”这样的字眼。

抿了抿唇,心想这男人的占有欲又上来了,赶紧转移话题为妙。

快步走到草坪上的长桌前,举起一杯香槟:“别管这个直男癌了,今天是靳总的庆祝宴,回归正题,祝SYAN和安鼎改名后,一切顺风顺水!”

“对对对,祝我们的靳总赚个盆满钵满,给欣欣多赚点嫁妆,长大了让我儿子当个乘龙快婿!乔衍,这嫁妆可得丰厚点啊!不能厚了朗朗薄了咱欣欣!”

蒋丁林如是说。

靳乔衍冷冷地瞥着他:“滚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靳兴朗端着一杯牛奶,蹲在地上喂靳欣欣:“欣欣,不听怪蜀黍胡说八道,啊~喝奶奶~”

靳欣欣伸着肉乎乎的小手儿,极力去够杯子:“哥……哥……欣欣要奶……奶奶!”

靳兴朗小心脏一颤……

他的妹妹真的是太可爱了!

“欣欣多喝点,哥哥给哦~”

“欣欣,蒋叔叔这里也有奶奶,你快过来,蒋叔叔给!”

“蒋叔叔……奶……”

“蒋丁林,给我滚!”

“哈哈哈,活该你!”

全文完。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